金陵十二钗判词

宝钗黛玉判词

画:

只见头一页上便画着两株枯木,木上悬着一围玉带,又有一堆雪,雪下一股金簪。

可叹停机德,堪怜咏絮才。

玉带林中挂,金簪雪里埋。

解析

这一首说的是薛宝钗、林黛玉两个人。

"宝玉看"副册"仍是不解,又去看"正册",见第一页上"画着两株枯木,木上悬着一围玉带;又有一堆雪,雪下一股金钗"(两株枯木是"林"字,雪谐"薛"音)。下面就是这首判词。

这一句是说宝钗有封建阶级女性最标准的品德。她"品格端方,容貌丰美","行为豁达,随分从时",荣府主奴上下都喜欢她。作者又说她"罕言寡语,人谓藏愚;安分随时,自云守拙",正是封建时代有教养的大家闺秀的典型。她能规劝宝玉读"圣贤"书,走"仕途经济"的道路,受到宝玉冷落也不计较。黛玉行酒令时脱口念出闺阁禁书《西厢记》、《牡丹亭》里的话,她能偷偷提醒黛玉注意,还不让黛玉难堪。按当时贤惠女子的标准,她几乎达到无可挑剔的"完美"程度。但读者同这个典型总是有些隔膜,这是为什么呢?就是她对周围恶浊的环境太适应了,并且有时还不自觉地为恶势力帮一点小忙。如金钏被逼跳井后,她居然不动感情,反倒去安慰杀人凶手王夫人。有人评论说,她是个有尖不露、城府很深、一心想当"宝二奶奶"的阴谋家,这也似乎有些太过分了。她自己既是封建礼教的卫道士,又是个封建道德的受害者。贾家败落后,她的下场也不妙,"金钗雪里埋"就是预示。

第二句是说林黛玉是个绝顶聪慧的才女。她的才华是大观园群芳之冠,是智慧的女神。她从小失去父母,寄养在外祖母家,尽管是贾母的"心肝肉",可是以她的敏感,总摆脱不了一种孤独感。特别是在对宝玉的爱情上,几乎到了神经过敏的程度。好在宝玉对她一往情深,处处宽慰她,哪怕是篱玉歪派给他的"错误",他也承认。这样,他的爱情就在一种奇特的、连续不断的矛盾痛苦中发展着。一会儿笑,一会儿又哭了,时要比笑时多;刚刚和好了,突然又闹翻了,闹翻一次反倒加深一次感情。他们的爱情在有形无形的外界压力下,形成一种畸型。在荣国府那样的环境里,越敏感的人就越忍受不了。黛玉的悲剧就在于她不会像宝钗那样会装"糊涂",她太聪明了。

宝钗和黛玉是一对相互对称的典型:一个胖、一个瘦;一个柔,一个刚;一个藏愚守拙,一个锋芒毕露;一个心满意足地成为"宝二奶奶",一个凄凄惨惨地不幸天折。但这一对情敌中没有胜利者,后两句说得明白:宝玉的心仍在"林中挂",宝钗要冷清清地守一辈子活寡。

【注释】

此判词写黛玉、宝钗。

"停机德"——典出《后汉书·列女传·河南乐羊子妻》。原文:"东汉,河南乐羊子于路拾得遗金一饼,其妻谓志士不能拾遗求利,以污其行。于是乐羊子远出求学,一年后思家归来,其妻又以织布为喻,织不能中断,学不能中辍。乐羊子感其言,复出,七年不归,终成学业。"意思是:乐羊子远出寻师求学,因为想家,只过了一年就回家了。他妻子就拿刀割断了织布机上的绢,以此来比学业中断,规劝他继续求学,谋取功名,不要半途而废。可叹句,意思是宝钗有乐羊子妻那样劝夫读书求功名,合乎孔孟之道标准的贤惠与美德,但可惜徒劳无功。

"咏絮才"——典出《世说新语》,东晋女诗人谢道韫的故事。一日下雪,谢道韫的叔父谢安,对雪吟句说:"白雪纷纷何所似?"道韫的哥哥谢朗答道:"撒盐空中差可拟。"谢道韫接着说:"未若柳絮因风起。"她的比喻十分贴切,谢安一听,大为赞赏。因此后人称赞谢道韫有咏絮之才。堪怜句,意思是黛玉徒有咏絮之才华,其命运是值得同情的。

"玉带"——饰玉腰带。南朝梁·江淹《江文通集·扇上彩画赋》:"命幸得为彩扇兮,出玉带与绮绅。"唐制文武官员三品以上服金玉带。此处玉带倒读即谐黛玉之名。玉带句,喻林黛玉命运悲惨。

"金簪雪里埋"——前三字暗点其名:"雪"谐"薛","金簪"指的是宝钗的"钗"字。此句意思是:本是光耀头面的首饰,竟埋没在寒冷的雪堆里,比喻薛宝钗最后的冷落处境("雪里埋")。

熙凤判词

画:

后面便是一片冰山,上有一只雌凤。

凡鸟偏从末世来,都知爱慕此生才。

一从二令三人木,哭向金陵事更哀。

解析

这一首说的是王熙凤。

判词前画的是"一片冰山,上面一只雌凤"。喻贾家的势力不过是座冰山,太阳一出就要消融。雌风(王熙凤)立在冰山上,极危险。

王熙凤是"护官符"说的"龙王来请金陵王"的王家的小姐;嫁给荣府贾琏为妻。她的姑母是贾政的妻子,即宝玉之母王夫人。书中说金陵四大家族"皆连络有亲",即指此类。

王熙风掌荣府管家大权的时代,已是这个家族走下坡路的时期了。准备迎接元妃省亲时,凤姐慨叹:"可恨我小几岁年纪,若早生二三十年,如今这些老人家也不薄我没见世面了。"可见书中写的富贵生活较之其家族鼎盛时期还差得远,接着又趋向衰亡,所以说她"偏从末世来"。王熙风实际上是荣国府日常生活的轴心。她姿容美丽,秉性聪明,口齿伶俐,精明干练,秦可卿托梦时说她:"你是脂粉队里的英雄,连那些束带顶冠的男子也不能过你。"秦可卿出丧时,她协理宁国府,就是在读者眼前进行了一次典型表演。从千头万绪的混乱状态中,她一下子就找到关键所在,然后杀伐决断,三下五除二,就把宁国府里里外外整顿得井井有条,真有日理万机的才干如果她是男人,可以在封建时代当个政治家。然而她心性歹毒,为了满足无止境的贪欲,克扣月银,放高利贷,接受巨额贿赂,为此可以杀人不眨眼,什么缺德的事全干得出来,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女魔王。她的才能和她的罪恶像水和面揉在了一起。因此当贾家败落时,第一个倒霉的就是她,将要凄惨地结束其短暂的一生。

【注释】

此判词写的是凤姐。

"凡鸟"——凡鸟合为凤字,暗指是凤姐。语出《世说新语》:晋代,吕安有一次访问嵇康,嵇康不在家;他哥哥请客人到屋里坐,吕安不入,在门上题一个"凤"字去了。嵇康的哥哥很高兴,以为说自己是神鸟。其实,吕安嘲笑他是凡鸟。这里是反过来用"凡鸟"说"凤",目的只是为了隐曲一些。

"爱慕"——敬仰、向往。

"才"——才能,即办事的能力。《诗·鲁颂·马问》:"思无期,思马斯才。"《论语·先进》:"才不才,亦各言其志也。"谓多才有志。

"都知爱慕"句——谓贾母、王夫人等都喜爱凤姐理家的才干。

"一从二令三人木"句——对此句之意义说法不一。吾所见统计有二十五种,故不予解释。

探春判词

画:

后面又画着两人放风筝,一片大海,一只大船,船中有一女子掩面

泣涕之状。

才自精明志自高,生于末世运偏消。

清明涕送江边望,千里东风一梦遥。

解析

这一首说的是探春。

判词前"画着两人放风筝,一片大海,一只大船,船中有一女子掩面涕泣之状。"这副画象征着探春像断线的风筝一样离别故土,船和海是暗示她远嫁的情景

探春是贾政的小老婆赵姨娘生的。在贾家四姊妹中她排行老三,是最聪明、最有才干的一个。说她志向高,是她想有一番作为。"敏探春兴利除宿弊"一回,写她代凤姐管理一段大观园,把那么纷繁的事务,一宗一件管理得井井有条,表现出不一般的才干,其精明几乎不在凤姐之下。

她在封建观念影响下,以自己是"庶出"为耻;加上赵姨娘为人卑琐,她就干脆不认她作娘。她同姐姐迎春懦弱的性格截然相反,人称"玫瑰花",又鲜艳又有刺。在"抄检大观园"一回,她居然敢打那个大太太的陪房王善保家的一个大嘴巴!多么令人痛快!凤姐随意作践赵姨娘,可是对其生的这个出众的女儿却丝毫不敢小看,还要"畏她五分",独表敬重。这样一个才貌双全的娇小姐,随着家族末落,命运也一样令人悲哀,年轻轻的就远嫁异乡,路远山遥,断绝了与家人的联系。判词前的画里画着两人放风筝,可能还有一个女孩儿同她一起嫁走,因曹雪芹没写完全书,不知是谁了。

【注释】

此判词写的是探春。

"清明"——指神智清静明朗,纯净不杂。《礼记·孔子闲居》:"清明闲居,气志如神。"《淮南子·精神》:"耳目清,听视达,谓之明。"

"高"——高明、高尚、超过。全句谓才智纯洁幽静,志向高尚。

"末世"——近于衰亡的时期。亦指朝代末期。

"消"——消失,消隔。全句谓生在即将衰亡的时期,运气已经消失了。

"清明"——此处指农历廿四节气之一。旧称清明为三月节。在阳历的四月五日或六日。"斗指乙为清明"。清明节旧有踏青扫墓之俗。

"东风"——指春风。《礼·月令》:"东风解冻,蛰虫始振。"

"一梦遥"——指探春远嫁海疆,像放风筝一样,断了线难以回来,只有在梦中幻想,遥望思念家乡。

可卿判词

画:

后面又画着高楼大厦,有一美人悬梁自缢。

情天情海幻情身,情既相逢必主淫。

漫言不肖皆荣出,造衅开端实在宁。

解析

评注:秦可卿本是被弃于养生堂的孤儿。她从抱养她的"寒儒薄宦"之家进入贾府以后,就堕入了罪恶的渊薮。她走上绝路是贾府主子们糜烂生活的恶果,其中首恶便是贾珍这些人形兽类。《好事终》有一点是颇令人思索的:那就是秦可卿在小说中死得较早,接着还有元春省亲、庆元宵等盛事,为什么要说她是"败家的根本"呢?难道作者真的认为后来贾府之败是象这首曲子所归结的"宿孽总因情"吗?四大家族的衰亡是社会的、政治的客观规律所决定的,封建统治阶级的生活腐朽、道德败坏也是其阶级本性所决定的。纵然曹雪芹远远不可能有这样的认识,又何至于把后来发生的重大变故的责任,全推在一个受贾府这个罪恶封建家庭的毒氛污染而丧生的女子身上,把一切原因都说成是因为"情"呢?原来,这和十二支曲的《引子》中所说的"都只为风月情浓"一样,只是作者有意识在小说一切人物、事件上盖上的瞒人的印记。作者在很大程度上为了给人以"大皆谈情"的假象,才虚构了太虚幻境、警幻仙子的。但是,这种"荒唐言"若不与现实沟通,就起不了掩护有政治性的真事的作用。因而,作者又在现实中选择了秦可卿这个因风月之事败露而死亡的人,作为这种"情"的象征,让她在宝玉梦中"幻"为"情身",还让那个也叫"可卿"的仙姬与钗、黛的形象混成一体,最后与宝玉一齐堕入"迷津",暗示这是后来情节发展的影子,以自圆其"宿孽因情"之说。当然,作者思想是充满着矛盾的。以假象示人是不得已的。所以他在太虚幻境入口处写下了一副对联,预先就一再警告读者要辨清"真假有无"。

我们已经知道,贾府后来发生变故的直接导火线在荣国府,获罪而淹留在狱神庙的宝玉、凤姐都是荣国府的人。宝玉的罪状,不外乎"不肖种种大承笞挞"时所传的那种口舌。宝玉固然有沾花惹草的贵族公子习气,但决不至于象贾珍父子那样无耻,使这一点成为累及整个贾府的罪状,当然是因为在政治斗争中敌对势力要心量抓住把柄来整治对方。现在偏要说这是风月之情造的孽,关且把它归结到它的发端---秦氏的诱惑。但即使就这个起因来说,也不能不指出,这一切宁国府本来就更不象话。比如,若按封建礼法颓堕家教论罪,贾敬纵容子孙恣意妄为,就要比贾政想用严训教子就范而无能为力更严重,更应定为"首罪"。王熙凤的弄权、剑财、害命,也起于她协理宁国罕。贾珍向王夫人流泪求情请凤姐料理丧事,纵容她"爱怎样就怎样,要什么只管……取去",使她忘乎所以。铁槛寺害命受贿后,"凤姐胆识愈壮,以后有了这样的事,便恣意的作为起来"。而办这样奢靡的丧事,又因为贾珍与死者有特殊关系。凤姐计赚尤二姐、大闹宁国府,事情也起于贾珍、贾蓉。而贾蓉又与凤姐有着不可告人的关系,他还是与凤姐最亲的秦氏的丈夫哩!然而,尽管如此,"风情""月貌"以至秦可卿本人,都不过是作者用来揭示贾府中种种关系的一种凭借,贾府衰亡的前因后果,自有具体的情节会作出说明的,这就象作者在具体描写冯渊、张金哥之死的情节时毫不含糊一样。秦可卿"判词"和曲子中的词句的含义,要比我们草草读去所得的表面印象来得深奥,就连曲名"好事终",我们体会起来,其所指恐怕也不限于秦氏一人,而可以是整个贾府的败亡。

【注释】

此判词写的是秦可卿。

"情天"——太虚幻境宫门上有"孽海情天"的匾额,意思是借幻境说人世间风月情多。唐·李贺《诗歌篇·金铜仙人辞汉歌》:"衰兰送客咸阳道,天若有情天亦老。"后来因称爱情的境界为情天。

"幻情身"——警幻仙姑称为"吾妺"的那位仙姬,就是秦可卿所幻化的形象。全句指爱情的境界高如天深似海,但不能长久。

"情既相逢"——情指爱情,即有情之人相遇。

"漫"——满,遍及。宋·朱熹《朱文公集·题周氏溪园》诗:"风光回巧笑,桃李任漫山。"漫言,即遍说。

"不肖"——子不似父,不才,不正派。全句即莫说不肖之子皆出自荣府。

"造衅"句——造,指成就。《诗·大雅·思齐》:"肆成人有德,小子有造。"衅,谓牲血涂器祭祀。造衅,即形成罪恶。开端:开头,起首。宁:指宁国府。

湘云判词

画:

后面又画几缕飞云,一湾逝水。

富贵又何为?襁褓之间父母违。

展眼吊斜晖,湘江水逝楚云飞。

解析

这一首说的是史湘云。

判词前"画几缕飞云,一湾逝水"。"飞云"照应词中的"斜晖",隐"云"字"逝水"照应词中的"湘江",隐"湘"字。

湘云是保龄侯尚书令史家的姑娘,即史太君的侄孙女。她生下不久,就失去父母慈爱,成为孤儿,在叔婶跟前长大。她到大观园来,是她最高兴的时刻,这时她大说大笑,又活泼,又调皮;可是一到不得不回家时,情绪就顿时冷落下来,一再嘱咐宝玉提醒贾母常去接她,凄凄惶惶地洒泪而去,可见在家时日子过得很不痛快。这样一个健美开朗的女儿,结局如何呢?"展眼吊斜辉",就是说她婚后的生活犹如美丽的晚霞转瞬间即失。"水逝云飞",可能是预示她早死或早寡,或者命运蹇涩。"因麒麟伏白首双星"一回,写她拣到宝玉丢的一只金麒麟,同她原有的金麒麟恰好配成一对。从回目"双星"的字样看,这肯定是对她未来婚姻生活的暗示。那么她的配偶是谁?是宝玉吗?似乎是,其实又不是。有些研究者根据"庚辰本"脂批:"后数十回若兰在射圃所佩之麒麟正此麒麟也",推断她可能同一个叫卫若兰的人结婚(第十四回秦可卿出丧时送葬的队伍里出现过一次"卫若兰"的名字)。或许后来宝玉把那只金麒麟再赠给卫若兰(犹如把袭人的汗巾赠给蒋玉菡一样),也未可知。因曹雪芹的书的全貌已不可窥,上述推测也只是推测罢了。

又有一则清人笔记说,有一种续书写贾家势败后,宝玉几经沦落,最后同史湘云结婚。这可能就是从"因麒麟伏白首双星"推衍出来的,聊备谈资。

【注释】

此判词写的是湘云。

"富贵"句——富是家资富饶,贵是势位显著。说史湘云从小失去了父母,由亲戚抚养,因而"金陵世勋史侯家"的富贵对她来说是没有什么用处的。襁褓,背负小儿的背带或布兜,这里指年幼。违,离开、丧失、死去。全句意为幼儿时期就离开了父母。因湘云父母早亡,依其叔父抚养,故云。

"转眼吊斜晖"——吊,对景伤感。斜晖,夕阳西下时的光辉。吊斜辉,即以悲伤心情看夕阳的光辉将尽。这句即所谓"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"的意思。暗示湘云好景不常,婚后不久,丈夫病死。

湘江水逝楚云飞——湘江是娥皇、女英二妃哭舜之处;楚云则由宋玉《高唐赋》中楚襄王梦见能行云作雨的巫山神女一事而来。逝:流去,过去。《论语?子罕》:"子在川上曰,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。"湘江水逝楚云飞句,点出了湘云的名字,暗示她美景不长,如水逝般一去不复返。

惜春判词

画:

后面便是一所古庙,里面有一美人在内看经独坐。

勘破三春景不长,缁衣顿改昔年妆。

可怜绣户侯门女,独卧青灯古佛旁。

解析

这一首说的是贾惜春。

判词前面的是"一所古庙,里面有一美人在内看经独坐"。喻惜春出家当尼姑。

惜春是宁国府贾敬的女儿,贾珍的胞妹。她是贾家四位千金中最小的一个,从小就厌恶世俗,向往当尼姑,小时爱和馒头庵的小尼姑智能儿玩,后来又和妙玉成了朋友。惜春眼看着当了娘娘的大姐元春短命天亡,二姐迎春出嫁不久被折磨死,三姐探春远嫁异国他乡音信渺茫,都没有好遭遇,所以才"看破红尘"毅然出家的。据脂砚斋的批语说,她将来要有"绍衣乞食"的经历,也就是要靠沿门托钵乞讨生活,真够可怜了。

【注释】

此判词是写惜春的。

"勘"——校对,核定。《玉篇·力部》:"勘,覆定也。"唐·白居易《长庆集·题诗屏风绝句》:"相忆采君诗作彰,自书自勘不辞劳。"此处即查看。

"三春"——语带双关。字意指初春、仲春、暮春,实指元春、迎春、探春。

"景"——(一)亮光,日光。(二)景象。此处取景象之意。全句字面上说看到春光短促,实际是说惜春的三个姐姐(元春、迎春、探春)都好景不长,使惜春感到人生幻灭。

"缁衣"——浅黑色的僧服。僧尼服缁衣,故为僧尼的代称。出家也叫披缁。

"顿"——以头或脚扣地,为顿首、顿足。此处谓从头至脚之意。缁衣句,即从头到脚全身均改变了昔日的衣着服装。就是说脱去俗服,改为尼装出家了。

"秀户"——秀通绣,秀户指华丽的宫室。此处指妇女的住所。此处指豪华壮丽的权贵家庭。

"青灯"——谓油灯。其光青荧。唐·韦应物《韦江州诗集·寺居独夜寄崔主簿》诗:"坐使青灯晓,还伤夏衣薄。"

"古佛"——年代久远的佛像。

元春判词

画:

遂又往后看时,只见画着一张弓,弓上挂着香橼。

二十年来辨是非,榴花开处照宫闱。

三春争及初春景,虎兔相逢大梦归。

解析

这一首说的是贾元春。

判词前面"画着一张弓,弓上挂着香橼" (弓字谐"宫"字,表明和宫廷有关;橼,一种叫佛手柑的植物,音yuan,谐"元"字音)。

元春是贾家的大小姐,贾政的长女。她以"贤孝才德"被选进宫里做了女史(女官名),后来又被晋封为"风藻宫尚书",加封"贤德纪",是荣府女性中地位最高的一位。贾家煊赫的势力,除靠祖宗功名基业外,还靠着家里出了"皇娘"这层重要关系。

"二十年",大约是说元春懂事以来的年龄。她从贵族之家到宫廷,政治上的是非兴衰见的多了。石榴花开在宫廷里,喻元春的荣耀。为了她归家省亲,竟然修造一座规模宏丽的皇家式的大观园,再看她元宵节归省时烈烈轰轰的盛大场面,简直无与伦比了。第三句是说,迎春、探春、惜春三姊妹的命运无法与元春相比,可是元春的结局也不妙,第四句就说她在寅卯年之交就要一命呜呼!前三句极力渲染元春的荣耀,突然一句跌落下来,让你出一身冷汗。元春一死,靠山倒了,这个赫赫扬扬经历百载的贵族之家就要迅速土崩瓦解。元春虽然在书中出现的机会很少,但她的存在与否与这个大家族的兴衰紧紧联系着。

【注释】

此判词写的是贾元春。

"香橼"--木名,即构橼。也作香园,果实入药。《本草纲目·果·构橼》:"构橼产于闽广间……水乃植。其实状人手,俗称佛手桔……味不甚佳而清香袭人。"图上所画弓("宫"的谐音)上挂着一个香橼("元"的谐音),可能暗示元春入宫成为妃子。

"二十年来辨是非"——辨:辨别。《左传·隐五年》:"明贵贱,辨等列。"或谓明察。《周礼·天官·小宰》:"六曰廉辨。"此句的意思是,经过二十年来是非的辨别、明察清楚了。指元春到了二十岁(大概是她入宫的年纪)时,已经很通达人情世事。

"榴花开处照宫闱"——由唐·韩愈《榴花诗·题张十一舍人旅舍三咏》"五明榴花照眼明"演化而来。榴花似火,故用"照"字,即火红的榴花照着高大的宫闱。以石榴花所开之处使宫闱生色,喻元春被选入凤藻宫封为贤德妃,且有"烈火烹油,鲜花着锦"之盛。另有《北史》:北齐安德王高延宗称帝,把赵郡李祖收的女儿纳为妃子。后来皇帝到李宅摆宴席,妃子的母亲宋氏送上一对石榴。取石榴多子的意思表示祝贺。

"三春争及初春景句"--"三春",春季的三个月,暗指迎春、探春、惜春。"争及",怎及。"初春",指元春。景,仰慕、敬爱。古人有德高者,则仰慕之,后称仰慕为景仰。意即元春的三个妺妺都不及元春那样荣华显贵,享受受人仰敬的贵妃地位。

"虎兔相逢大梦归"——另一版本为"虎兕相逢大梦归",无论是虎兔还是虎兕,其原意不明。若按续书所指,《红楼梦》九十五回,小太监传谕"娘娘薨逝"是甲寅年(虎年)十二月十八日立春,元妃是十九日薨逝,已交卯年(兔年)寅月。按通行的太阴历说,北斗星干柄指向寅的方向--东北时,为立春。即为一年的开始,故年初有"斗柄回寅"之说。这里说"已交卯年寅月",即以立春为卯年的开始。甲寅为虎年,卯年为兔年,按太阴历甲年未完,按天文历卯年已开始,故谓"虎兔相逢大梦归"。"虎兔相逢"还可解释为:生肖属兔的人碰到了属虎的人;或指狡猾的兔(权势低者)遇上凶猛的虎(权势高者)则难以逃脱虎口,以此暗示皇宫中互相倾轧的残酷。当然,以上的解释仅仅是假设。另一版本"虎兕",类似于前面所述的最后一种解释,可能暗示元春死于两派政治势力的恶斗之中。"大梦归",佛家称人生如梦,归即回,大梦归,梦醒,即死亡。根据续书,元春死时年四十三岁。

李纨判词

画:

诗后又画一盆茂兰,旁有一位凤冠霞帔的美人。

桃李春风结子完,到头谁似一盆兰。

如冰水好空相妒,枉与他人作笑谈。

解析

这一首说的是李纨,连带也说了贾兰。

判词前"画着一盆茂兰,旁有一位凤冠霞帔的美人"。茂兰,指贾兰,说他要有出息,当大官。守着他的美人当然是其母亲。

李纨是宝玉的亲嫂子。她与其夫贾珠婚后生了贾兰,不久丈夫就死了。李纨同其姻娌王熙凤为人恰恰相反。王熙风像一团烈火,她像一堆死灰;王熙凤像一把利刃,她像一块面团;王熙凤贪求无居,她与世无争。在大观园诸女性中,她是最默默无闻的一个,她不注意别人,别人也不注意她。贾家没落后,贾兰要靠读书求取功名,"头戴簪缨","胸悬金印",当一个大大的官;李纨要因此受诰封,"戴珠冠,披风袄",荣耀一番。可是在作者看来,这也是没有意义的,接着就是死亡,还是虚幻。年轻守寡,晚年母以子贵,也不过供世人作谈笑资料罢了。

【注释】

此判词写的是李纨。

"桃李"句——完与纨谐音,暗藏她的姓名。喻说李纨早寡。她刚生下贾兰不久,丈夫贾珠就死了,所以她短暂的婚姻生活就像春风中的桃李花一样,一到结了果实,景色也就完了。

"兰"——兰花,多年生草本植物,俗称兰草或春兰。此处的兰和画中的茂兰皆暗示贾兰。贾府子孙后来都不行了,只有贾兰"爵禄高登",做母亲的也因此显贵。

"如冰水好"——比喻生与死紧相依。出唐代有名的诗僧寒山的无题诗:"欲识生死譬,且将冰水比。水结即成冰,冰消返成水。已死必应生,出生还复死。冰水不相伤,生死还双美。"(《全唐诗》八百六卷)

"枉"——徒然,白费。唐·李白《清平调》:"一枝红梅艳露凝,云雨巫山枉断肠。"从作者眼中看来,李纨守寡一辈子,谈不上有什么个人幸福,虽符合封建妇德的典范,却不是作者推崇的人生,"也只是虚名儿与后人钦敬",故此称之"枉与他人作笑谈"。

"如冰"二句--意思是说生死荣枯,总是转化交替的,对李纨的"老来富贵"用不着妒忌羡慕。像她这样早年守寡,为儿子操心一辈子,待到儿子荣达、自以为可享晚福的时侯,却已"昏惨惨,黄泉路近"了。结果只是白白地作了他人的谈笑。

迎春判词

画:

后面忽画一恶狼,追扑一美女,欲啖之意。

子系中山狼,得志便猖狂。

金闺花柳质,一载赴黄粱。

解析

这一首说的是贾迎春。

判词前"画着个恶狼,追扑一美女,欲啖之意"。这是暗示迎春要落在一个恶人手里被毁掉。

迎春是荣府大老爷贾赦的妾所生的女儿。她长得很美,虽然没有才华,但心地纯洁善良。因性格懦弱,又排行老二,人称"二木头"。后来她被其父许配给孙绍祖。孙绍祖的先人因有"不能了结之事",才拜在贾家门下,靠贾家的势力起家的。这个孙绍祖家资饶富,并且"应酬权变",在官场中很走运,正在兵部等待提升,所以贾赦就选他做了"东床快婿"。孙绍祖品质恶劣,连贾政都不同意这门亲事,但贾赦不听。迎春嫁过去之后,受尽种种虐待,一年之内就被折磨死了。

【注释】

此判词写的是迎春。

"子系中山狼"——子,对男子的通称。《谷粱传·宣十年》:"其曰子,尊之也。"系,即是。确系事实。子,系合为"孙"字,此处暗示迎春的丈夫孙绍祖。语出明·马中锡著小说《中山狼传》(亦说宋·谢良著)记载:战国时,赵简子在中山打猎,追逐一狼。狼向东郭先生求救,脱险后反而要吃东郭先生。此小说喻人的忘恩负义,也提示了对坏人不能讲仁慈的道理。这里,用来刻划"应酬权变"而又野蛮毒辣的孙绍祖。他家曾巴结过贾府,受到过贾府的好处,后来家资饶富,孙绍祖在京袭了职,又于兵部候缺题升,便猖狂得意,胡作非为,反咬一口,虐待迎春。

"猖狂"——肆意妄行。《三国志·魏·董卓传评注》:"袁术无毫芒之功、纤解之善,而猖狂于时,妄自尊主。"此处暗示孙绍祖既无功勋,又无德才,只是猖狂暴虐如狼。

"金闺"——是妇女闺阁的美称。此处谓贵族小姐居住的闺阁。《河岳英灵集》王昌龄《从军行》:"更吹横笛关山月,无那金闺万里愁。"

"花柳质"——花指鲜花,柳指绿柳。《全唐诗》宋之问《唐和赵员外桂阳桥遇佳人》:"江雨朝飞邑细尘,阳桥花柳不胜春。"质是本体,花柳质比喻花一般的美貌,弱柳扶风样的体形。

"载"——年和岁的别称。《尔雅·释天》:"载,岁也,夏曰岁,商曰纪,周曰年,唐虞曰载。"唐天宝三年,改年为载,到肃宗乾元元年复旧,凡十四年。一载指一年。

"黄粱"——即黄粱美梦。据唐朝沈既济的传奇小说《枕中记》记载:卢生在邯郸旅馆遇一道士,卢生自叹家贫,道士给他一个枕头,让他睡觉。店家正在煮米饭,卢生枕着枕头昏昏睡去,梦见娶妻生子,享尽荣华富贵,年过八十而死时,及至醒来却是一梦,见黄粱饭尚未熟。谓空想,此处指死去。一载句,指迎春婚后在孙家受尽折磨一载即死去了。

巧姐判词

画:

后面又有一座荒村野店,有一美人在那里纺绩。

势败休云贵,家亡莫论亲。

偶因济刘氏,巧得遇恩人。

解析

这一首说的是王熙风的女儿巧姐。

判词前面的是"一座荒村野店,有一美人在那里纺绩"。这是暗示巧姐的最后结局是做一名勤苦操劳、艰辛度日的农妇。

巧姐是王熙凤的独生女。判词前的画面暗示她将嫁给一个庄稼汉,成为做饭纺织的农村妇女。从锦衣玉食的公府千金,沦为喂猪打狗的农妇,这是多么大的变化!在作者看来,这也是命运的戏弄。有人根据甄士隐<好了歌解注>里"择膏粱,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"一句的提示,推测巧姐要被卖到妓院为娼,后被刘姥姥救出,同刘姥姥的外孙板儿结为夫妇。这个推测从书中可以找到根据。第四十一回写巧姐和板儿交换柚子和佛手的情节,很可能是预示他们未来的关系。板儿是农家孩子,将来是农民无疑,嫁给他才能纺线织布。高鹗续书写贾环、贾芸、王仁等人设圈套要把巧姐卖给一个外藩的郡王作安,刘姥姥偷着把巧姐接到乡下,由她作媒把巧姐嫁给一个大地主的儿子(并且是个秀才!),和作者的原意就有相当距离了。

"势败休云贵,家亡莫论亲",正是对上层社会人情冷暖、世态炎凉的慨叹。倒是刘姥姥这个穷老太婆,受人滴水之恩,常思涌泉以报,使人感到人性善良的一面。

【注释】

这首词写的是巧姐。

"势"——权势、威力。《书·君陈》:"无依势作威。"势败休云贵句:谓权威已消失,休再提豪门贵族。

"亲"——父母及亲族。《周礼·秋官小司寇》:"一曰亲之辟。"亲即谓五属之内及外亲有丧事应服丧者。家亡莫论亲句:家景败落就不要再攀论亲戚了。

"偶"——偶然。贾府本不存心济贫,不过是偶施小恩小惠而已。

"济"——救助、接济。《易·系辞》:"知周乎万物,而道济天下。"

"刘氏"——刘姥姥。

"巧"——此处有双重意义。一是巧合,二是指巧姐。巧得遇恩人句,谓后来贾家败落,巧姐遭难,幸亏有刘姥姥相救,所以说她是巧姐的恩人。

妙玉判词

画:

后面又画着一块美玉,落在泥垢之中。

欲洁何曾洁,云空未必空。

可怜金玉质,终陷淖泥中。

解析

这一首说的是妙玉。

判词前"画着一块美玉,落在泥垢之中"。"美玉"就是"妙玉","泥垢"与判词中的"淖泥"都是喻不洁之地。

妙玉出身于苏州一个"读书仕宦之家",因自小多病才出家当了尼姑。她"文墨也极通","模样又极好",也是大观园中的一位姣姣者。说她"洁",是因她嫌世俗社会纷纷扰扰不清净才遁人空门,这是一层含义;她又有"洁癖",刘姥姥在她那里喝过一次茶,她竟要把刘姥姥用过的一只名贵的成窑杯子扔掉。她想一尘不染,但那个社会不会给她准备那样的条件,命运将把她安排到最不洁净的地方去。按规矩,出家就要"六根净除",可她偏要"带发修行",似乎还留一手,这是她尘心末断的一个根据。第六十三回写宝玉过生日时,妙玉特意送来一张拜帖,上写:"槛外人妙玉恭肃遥扣芳辰"。一个妙龄尼姑给一个贵公子拜寿,这在当时是荒唐的,似乎透露出她不自觉地对宝玉萌生了一种爱慕之意。这类地方把一个少女隐秘的心思写得极细。作者写这些细节,不是要出妙玉的丑,不是对她进行谴责,而是充满了怜惜之情。一个才貌齐备的少女,冷清清地躲在庙里过着那种枯寂的生活,该是多么残酷!她的最后结局如何呢?有一条脂批说:"瓜洲渡口……红颜固不能不屈从枯骨"。推测起来,她可能在荣府败落后流落到瓜洲,被某个老朽不堪的富翁(枯骨)买去作妾。这是多惨的悲剧。这应该是"终陷淖泥中"的含义,与高鹗续书写的被强盗掠去有别。

【注释】

此判词写的是妙玉。

"洁"——操守清白。《楚辞·宋玉·招魂》:"朕幼以廉洁兮,身服义而未沫。"不受曰廉,不污曰洁。同时,也是佛教所标榜的净。佛教宣扬杀生食肉、婚嫁生育等等都是不洁净的行为,人心也是不洁净的,在世界上很少真正有一块洁净的地方,唯有菩萨居处才算"净土",所以佛教又称净教。

"空"——虚。佛教指超乎色相现实的境界为空。《般若波罗密多心经》:"照见五蕴皆空。"《大乘义章》:"空者,理之别目,绝众相,故名为空。"佛教认为人世间一切都是空的。皈依佛教,又叫空门。云空未必空句,说跳出了红尘,也未必能如愿。

"金玉质"——金玉喻贵重之意。《诗·小雅·白驹》:"毋金玉尔音,而有遐心。"古凡华丽或可贵之物,常以金玉为喻,质是本体。金玉质,即本体十分贵重,如金玉般宝贵和纯洁。喻妙玉身份。贾家仆人说她"祖上也是读书仕宦之家……文墨也极通,经典也极熟,模样又极好。"(十七回)

"陷"——即陷阱,捕兽或擒敌之坑坎。《礼·中庸》:"人皆曰予知,驱而纳诸罟护陷阱之中,而莫知之辟也。"

"淖(音闹)泥"——烂泥、泥沼。淖即泥沼,为水泥相和。全句为:终竟堕入淖泥中了

  • 金陵十二钗判词已关闭评论
  • 1,043
    A+
发布日期:2018年09月09日  所属分类: 学生天地